欢迎访问融资之家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正文

末日转债的陷阱:“博傻”买入即亏损15%

时间:2020/3/25 10:28:26 | 来源:网络 | 阅读:296次

(原标题:末日转债的“陷阱”:“博傻”买入即亏损15%)

即便马上要赎回且面临15%左右的亏损可能,“末日转债”的交易仍然如火如荼。

3月24日,是南威转债、再升转债这两只可转债最后一天交易的日子,截至当日收盘,南威转债上涨5.8%,报收122.53元/张;再升转债上涨1.71%,报收120.19元/张——这也意味着,按照赎回价格计算,收盘后持有人将分别录得18.1%和16.4%的亏损。

“最后要看今天盘后还剩下多少余量。从过去的情况来看,还是有个人投资者忘记转股,甚至一些机构投资者也不例外。”北京某公募固收基金经理表示。

统计显示,今年3月停止交易的可转债共有12只,其中3月24日(包含)以后结束的有5只,中来转债、雨虹转债和曙光转债分别在3月25日、3月29日和3月30日结束交易。


面临近20%的亏损

根据相关规定,当可转债的正股股价在连续30个交易日中有15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不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130%,就能触发可转债的赎回条件,上市公司有权行使提前赎回的权利。

南威转债、再升转债便是如此。

3月24日,是再升转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而赎回价格为100.459元/张(债券面值加当期应计利息)。截至3月24日收盘,再升转债报收120.19元/张;同样,南威转债最后一个交易日是3月24日,赎回价格为100.347元/张。从下一个交易日起(2020年3月25日),“再升转债”和“南威转债”将停止交易和转股;随着提前赎回完成后,“再升转债”将在交易所摘牌。

Wind统计显示,截至3月24日收盘,南威转债、再升转债分别报收122.53元/张和120.19元/张,也就是说,与100.347元/张和100.459元/张的赎回价格相比,持有人目前将分别面临18.1%和16.4%的亏损。

再升转债是当下市场高度关注的一只“网红”可转债,曾经在3月9日盘中最高冲到415元/张,在11个交易日内暴涨逾2倍,更有一个交易日放出成交天量(28亿元)。但随着触发赎回条款,再生转债价值便一路下跌。

“转债现在确实有不少散户在参与,而有一些人对转债条款规则还不太了解,今天是应该卖出或者转股了。”3月24日中午,上述北京公募固收基金经理说。

分析人士表示,当转股溢价率折价时,及时转股,并且正股不下跌,那也不会亏损。

“折价溢价不大的情况下,转股后明天才能拿到股票。对明天的股票涨跌不好判断。其实卖出或者转股都可以,差别不大。不过折价情况下,理论上转股是更好的选择。”该北京公募固收基金经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此前,南威软件(603636.SH)公告,本次可转债赎回价格可能与“南威转债”停止交易和转股前的市场价格存在较大差异,特别提醒持有人注意在2020年3月24日当日及之前完成交易或转股,否则可能面临损失。

Wind统计显示,在此前已经停止交易的利欧转债,债券余额为1160万,未实施转股的比例是0.53%。

“理论上是赎回,但如果你看好后面几天正股上涨的话,可能会考虑转股。尤其是部分不能主动买入股票的产品,这种方式可以被动持股。因为有些账户不允许主动买入股票,转债可以买。若特别看好这只正股未来一段时间的走势,可以买入转债,然后转股,持有一段时间,在规定的时间内卖出。”该公募固收基金经理进一步说。

博傻再次上演

由于可转债T+0交易、没有涨跌幅限制以及近一段时间来股市的大幅调整,可转债成为游资的“乐园”。

“这段时间,身边的确是有一些游资的朋友在做转债。”一位私募机构人士透露。

这一段时间爆炒的转债来看,最高换手率达到2273.1%,来自于晶瑞转债;新天转债最高换手率为1916.1%;另外,横河转债、凯发转债、尚荣转债、通光转债等多只转债最高换手率都超过15倍。3月21日转债的成交额更是突破800亿,市场整体换手率近20%。

“为何会产生个券爆炒现象?根源是转债的交易机制被利用。股市近期缺少机会,导致游资转战转债市场。”华泰证券债券分析师张继强表示。

一般来说,该玩法参与者以游资等高风险偏好、操作灵活的中小资金为主。原因在于,第一,适合爆炒的转债品种绝大多数都不满足机构入库标准,公募基金和保险公司等投资者基本零参与;二是公募基金等机构不能进行日内回转交易;三是一旦估值过高,机构投资者会选择减持。

“但游资和散户等投资者往往是短线操作,每个人都不觉得自己是最后一棒。”张继强表示。

在游资及其他各路资金炒作下,个券不断出现天量成交与夸张换手,个券的风险也在积累。但随着市场波动加大,部分投资者对这一品种认识不足,盲目追涨杀跌,就有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。

上周五(2020年3月20日)盘后 ,上交所、深交所均提到了要对转债加强监管。

上交所发布公告称,将可转债交易情况纳入重点监控,对影响市场正常交易秩序、误导投资者交易决策的异常交易行为及时实施自律监管。深交所方面也表示,对近期部分涨跌幅和换手率异常的可转债持续进行重点监控,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。

因此,对于转债这样的小众市场,快进快出的玩法更多是扰乱而非价值发现。也有业内人士猜测,在定增放宽、减持新规实施后,转债市场的交易规则也不排除出现微调。

“为防止游资等机构恶意投机而进行日内超高换手行为,可限制日内单只个券的回转次数,例如只能进行一次。”张继强建议。

可转债投资分歧乍现

2019年以来,转债市场表现出良好的赚钱效应。特别是去年下半年开始,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宽松背景下低位运行,大额转债的陆续走高与退市造成了转债市场的“资产荒”,转债估值维持高位运行。

东方财富choice统计显示,截至3月24日,市场上共有可转债249只,可转债余额为3977.3亿,可转债数量和余额都处于过去15年来的高位。

另外,从转股溢价率、隐含波动率这两项指标来看,当前可转债估值水平仍然显著高于历史均值。

因此,随着针对转债市场的监管加码,市场对可转债的投资也出现一定分歧。

一种观点认为,在监管提到的近期涨跌幅和换手率异常的个券上,相关标的热度消退是风险释放的过程,或许短期内在流动性层面上会影响到其他机构参与的标的。并且由于当前可转债估值水平显著偏高,可转债整体的性价比已经低于股票。

另一种观点认为,可转债估值水平短期显著下降的可能性并不大,主要原因在于当前纯债的利率偏低,权益市场大幅向下调整的可能性较小,投资可转债是固收类账户提升收益率的重要途径,可转债对固收类账户的吸引力仍然较大。

“由于极度宽松的流动性环境,利率快速下行后,股票相对于债券性价比处于高位。政策对权益市场友好,市场风险偏好提升,可转债表现亮眼,尤其是弹性较大的科技板块的转债。”博时荣升稳健添利混合拟任基金经理李汉楠便向第一财经表示,目前转债估值水平离历史最高仍有距离,转债的数量、规模不断扩大,所属行业、风格类型齐全,是低利率环境下掘金的重要途径。

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,2月份以来已经有15只可转债公告了提前赎回,其中不乏机构的底仓品种。而机构出于配置的需求,往往需要优质底仓作为配置,因此目前存量底仓品种便可能得到机构的重点关注。

Top